首页  »  少妇小说

【魔胎】(01)【作者:Mtlbb】

07-19来源:加载中【字号:||
字数:648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甜美的洞房里,年轻俊俏的新郎带着激动的心情将新娘的头罩掀开,却发现新娘打扮的唇红齿白,妩媚动人,看的新郎心痒痒。

  多年的青梅竹马今日终于可以长相厮守,新郎坐在新娘旁边,握住新娘紧张的小手柔声道:「柔儿,你真美。」由衷的夸赞让新娘的心情瞬间平稳许多,羞答答的抬头看着心爱的情郎,低头一笑道:「宇哥。」

  就在新浪起身端起两个就被准备和新娘喝下交杯酒时,门外喊声大作,让两人停住了动作。「什么动静?」新郎安慰住新娘,走上前打开新房,没想到一柄锋利的尖刀刺进了新郎的胸膛。新郎颓然到底,吓得新娘尖声大叫,痛哭流涕,扑到新郎身边看爱人是否有恙。

  没想到,新郎早已经断气。新娘抬头望去,吓得她花容失色。这杀人的凶手哪里是人,只见他们只是披着简单的粗布烂衣,浑身骨瘦如柴宛如地狱里爬出的恶鬼,状如骷髅的脸庞哈出腥臭的气息。

  灰蒙蒙的眼睛里有一丝丝的绿火燃烧着,看到新娘,那骷髅一把抓住新娘,将其掳走。原本喜庆的府邸变成人间的地狱,除了新娘被带走,其余人全都身首异处,不得安宁。神秘的地窟,被吓晕过去的新娘柔儿吃力地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衣服还算完整,只是双手双脚被粗长的铁链绑住,铁链的尽头是面前无法看清的黑暗,但柔儿不敢去看,因为看一眼,都会让她产生一种自杀的无力感。
  她,不敢!

  那里面,很危险!

  柔儿精美的妆容被毁坏露出原本清秀动人的素颜,她茫然四顾发现将她丈夫杀死,将她掳来的骷髅凶手正在旁边忙碌着。柔儿本来被吓了一跳,却发现这些骷髅完全是没有思想的极其,在他们手上,抱着宛如酒坛大小的坛子,一个一个将其扔进前边的池子里。柔儿小心翼翼的看了看,登时吐了出来。那池子里面密密麻麻蠕动着恶心至极的毒虫,池水红白交加宛如浓浆,散发出腥臭的气味。
  骷髅们井然有序的将坛子放进池水中摆好,等一切就绪了,骷髅们好像收到统一的指挥一般,手拉着手围绕在池水里面,牙齿打颤的声音酝酿出恐怖的气息。
  「扑通!」的声音响起,骷髅们好像光荣的殉道者,齐齐跳进池水里面,柔儿发现,那池水变得更加稠密腥白。「这,到底是哪里?宇哥,我怕!」

  柔儿吓得身体颤抖,不安的抱紧身子。就在这时,地窟里突然燃烧器一朵朵诡异的绿火,将昏暗的地窟照的通明。柔儿吓了一跳,紧接着,手脚上的铁链像是被庞大的怪物拉动一般,将她硬生生的拉进黑暗中。

  鬼火点燃,柔儿才发现那黑暗里到底是什么。这是一团诡异至极的怪物,身上好像全是黑色的脂肪,散发着恶心的腥臭,布满了神秘的图腾。那怪物没有眼睛鼻子,也没有手脚嘴巴,但身子足足十几米高达宽长,柔儿才发现这地窟是如此的宽敞。扑鼻的气味和怪物牵扯的铁链吓得柔儿嘶声大喊。

  没想到,怪物根本听不见柔儿的声音,在这宛如球形的怪物身子底下,突起了一根宛如男性生殖器的巨棒。「刺啦!」一声,柔儿的衣服被从怪物身上突起的触手撕的粉碎,那根巨棒对准了柔儿娇嫩的处女阴部。不管柔儿如何哭喊求饶,无情的巨棒撕裂了柔儿柔嫩的处女膜。「啊!!!」宽敞的地窟里到处是柔儿歇斯底里的叫声,巨棒无情上下抽弄着柔儿的密洞。只要柔儿坚持不住,怪物就从那池水里掏出一根药材喂进柔儿口中,每一次吃下药材,柔儿的身体就变得坚韧,体力也会恢复。

  这样的折磨足足坚持了两个时辰,早就麻木没了知觉的柔儿双目无神的盯着天花板。

  突然间,怪物的身体开始剧烈的蠕动起来,身体的脂肪好像灼烧一般带着诡异的图腾慢慢汇聚在肉棒下边。随着一声极其恐怖的声音响起,一股一股黑色的稠液喷进了柔儿的子宫。

  柔儿原本平坦的小腹开始剧烈的扩张,直到子宫达到储存的极限那怪物才停止喷射。剧痛的柔儿躺在地上不断挣扎,面容扭曲至极宛如恶鬼。小腹里的膨胀物也在不断撕裂蠕动好像千百只虫子般凸起一个个密密麻麻的凸起,看上去骇人至极。这时,从怪物的身子后面走出来几个身影,借着灯光发现全都是赤裸精壮的男人。

  他们带着呆滞的眼神靠近痛苦不堪的柔儿,将其抱起,将自己下体的阳根插进柔儿的小嘴,阴道和后庭。没有一丝动作,却发现柔儿腹中的怪物像是发现了可口的猎物,随着「吸溜~ 」的声音响起,三个男人快速的被吸干成渣,而柔儿也因此得到缓解。男人来了一批有一批,柔儿的动静越来越小,腹中的怪物也越来越满足。终于,吸饱了的怪物停止了吸食,在柔儿的腹中慢慢向下汇聚。
  终于,随着柔儿撕心裂肺的吼叫声中,那一个个的怪物飞出柔儿的身体宛如狂风暴雨般洒落在之前的池水里,溅起一层又一层的水花。

  就这样,怪物不断玩弄柔儿,柔而不断为他生产怪物,直到那池水里的坛子被生出来的怪物装的满满的,怪物才大吼一声,融化成一滩黑液包裹住已经断气的柔儿流进那神秘的池水里面。地窟,鬼火消失,再一次变得昏暗而诡静。
  平静的海边小村,十七岁的阿九手里捧着一条金黄色的鲤鱼,慢慢说道:「鱼儿啊,鱼儿,你快回家吧,可别让我们村子里的人再给抓着了。」

  说完,阿九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四周,将那条金鲤放生到海里。

  第二天,熟睡一晚的阿九感觉精神满满,来到海边开始锻炼拳脚。这不过是最普通不过的筑基拳法,但在阿九手里却变得虎虎生风,颇为不凡。

  就在他早练结束后,宁静的海面突然卷起一个漩涡,让阿九有些意外。漩涡里,昨天那条被放生的金鲤出现在海面,它的嘴里含着一颗大拇指大小的珠子,将其吐给了阿九。珠子入手温润怡人,但单纯善良的阿九却有些不明白。

  就在这时,金鲤说话了:「恩公,这颗珠子乃是大海里龙族的龙珠,是神奇的宝贝。不瞒恩公,我本是龙宫龙王的孩子,因为大劫将至,我从西海来到这里,本想返回龙宫不想因为力竭被渔夫抓获,若不是恩公你,小龙早就身陨了。」
  阿九对鲤鱼说话感到很惊奇,但自幼从老人那里听说这世间多灵物,鲤鱼说话倒不算什么。「那我不能收了,既然这龙珠是你们的宝贝,自然是你们拿着为妙。我岂能随便收着?」说完,阿九就准备将宝珠扔回。

  「恩公且慢,这宝珠恩公一定要收好才是。否则性命不保啊。」金鲤惊慌道。
  「性命不保?怎么回事?」阿九问道。

  「哎,也不瞒着恩公了。小龙昨日逃回龙宫,从父王那里得知恩公乃是十世修为的善人,有神命庇佑的存在。只可惜妖魔横空出世,已经将上届诸神屠戮殆尽,他们的下一个目标就是人间啊。恩公虽然有神命庇佑,但如今诸神陨落恩公也不过是一个凡夫俗子,面对妖魔如何抵抗啊?」

  「什么?妖魔?我从城里听夫子说过,世间的妖魔早就在千年前被人,神联手全部屠杀,怎么还会出现?」阿九大惊。

  「哎,没想到啊。当年屠杀的妖魔里,竟然遗漏了魔胎。经过千年的酝酿,魔胎已经发育成形,如今借助千年来搜刮的天才地宝以及人类母体生产,妖魔早就脱胎换骨,再一次降临世间那些神灵才发现早已经不是对手。小龙仓皇逃窜,就是因为这海底有我龙族前辈的防御法阵,妖魔不敢侵扰。但也因此,我龙族从此只能幽居海底,苟延残喘了。」金鲤有些落寞道。

  「什么?那,这可如何是好?!」阿九瘫软在地,不知所措。

  金鲤看到恩公这般模样怎么忍心:「恩公莫慌,正因为前途坎坷,您才需要这龙珠保身才是啊。恩公您本事十世善人转世,在那些妖魔眼里就是最美味的食物,他们自然不会放过你的。所以,您只有吃下龙珠,才能保住您纯阳之身,只要您纯阳不破,虽然打败所有的妖魔有些困难,但自保却没有问题。」

  阿九一听立马来了精神,这世道谁愿意白白送死,于是阿九握住龙珠说:「真有这般妙用?」

  「嗯,龙珠乃龙族至宝,只要恩公您吞下去,它就会和您合二为一,您就是九转纯阳之体,修炼一途完全是事半功倍。」金鲤自信的说道。

  「好,谢谢你啊。」阿九大喜,在金鲤期待的目光下吞下了龙珠。

  果然,龙珠入腹阿九感觉身体暖洋洋的,就连身体都好像洗髓伐经一般脱胎换骨。金鲤看到自己报恩已了,又给阿九说了些小心的话,就一甩尾巴消失在海里。

  阿九看着大海,心情却十分沉重。妖魔降世,连诸神都没有办法,他一个小小的凡人就算是得到了龙珠又能怎样。金鲤这么做不过是为了了结因果罢了,而他吃下龙珠也不过是延缓自己的死期而已。

  「算了,起码现在还是安全的,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走一步算一步吧。」
  时光荏苒,距离阿九吃下龙珠已经过去了一年。至这一年里,阿九时刻跑到城里打听消息,得到的都是百姓安居,要么是哪里打仗了的消息,根本没有一丝妖魔的影子。

  「难道金鲤是在骗我?」阿九不禁有点怀疑起来。

  又是一天,雷雨交加。阿九因为去城里买粮食错过了回村的马车,只能手里提着两袋大米,披着蓑衣疾步而行。好在他天赋异禀又吃了龙珠,早已经百病不侵,提着两袋近百计的大米在湿滑的道路上飞奔而行毫无阻拦。

  只见他猿臂蜂腰,身材挺拔,健壮而不臃肿的肌肉撑起了简单的衣服,全身筋骨强悍,坚硬如铁好一个翩翩少年郎。

  忽然,雷雨下的更大了,山间滑下巨石堵住了阿九前进的路口,而这个地方又是悬崖独路,只能上不能下。无奈的阿九叹了一口气,提起精神运转轻身法门,踩着湿滑的山路如履平地,返回原路。

  山路漫长阿九的心思也有些沉重。不知怎的,原来走过的山里伸出突然燃起了一丝丝火光。

  「有人?!」阿九定睛细瞧,果然见到灯火聊聊,像是有人。

  阿九大喜过望,总算有个地方避雨了。心思单纯的他因为大雨让他没有做好合适的判断,一股脑的冲进了那火光处。

  说来奇怪,就在他靠近时,大雨渐渐变小,火光不断变大,入眼的竟然是一件古色古香的大宅,正深处在一片竹林深处,显得淡泊宁静。那火光就来自大宅门口的两张大灯笼。阿九放下大米,看了看宅邸,又看了看身上的雨水,终于敲响了大门。

  「砰砰砰!」门口铁环碰撞,发出清楚地声音。过了不久,里面传来一道声音:「来了来了,老爷回来了。」

  说完,门栓拔开,一个俏丽的小脑袋伸了出来。阿九看到打开门的竟然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只见她个子娇小,脸蛋尖长,一双泪眼生的婉约动人,看起来秀色微露,秀发梳着传统的丫鬟髻,束腰的彩带上却有不小的酥胸,修身圆润的美腿含羞站立,看起来清纯又妩媚。

  阿九何曾见过如此漂亮的姑娘,脑里面的第一想法就是赶紧走。

  不曾想,这女孩子倒是主动地紧,见到来人不是她口中的老爷,竟然一把抓住阿九的手臂,说道:「你一定是过路的客人吧,看你湿的,进来洗洗吧。我家主人很温和的。」

  阿九头一次被女孩子抓住手腕,支支吾吾:「我,我还有两袋米,不好进去了,我还是走吧。」

  说完就要走,没曾想女孩子双手牢牢抓住阿九,看他窘迫的模样,噗嗤一声笑:「瞧你,怕什么啊?我家老爷可是十里八村有名的善人,凡是路过我们这里有难的客人我们都有帮助的。你莫非怕我们吃了你?」

  看到少女的调笑阿九红了脸,支支吾吾的任由少女拉近了宅里。「阿大阿二,你们将客人的米袋带进来,好好铺开收拾好。」少女一声吩咐,就有两个高大的奴役将米袋提了进来。

  阿九看到已经这样,只能跟着少女走了进来。少女很是兴奋地说:「我们这里好久没来人了,老爷前不久出城做生意去了,家里面就只有夫人和我,你也是来的时候,明天啊,夫人的姐妹就回来我们这里问候,你就在这里住一晚,明天到了你想留我们都不留你呢。」

  说完,少女将阿九带到一间客房,将一切收拾妥当了,少女殷勤的想要给阿九洗澡,阿九当然不干了。惹得少女不断娇笑,嘲笑他是个小处男。然后少女也不戏弄阿九了,帮他打好了热水就出去了。

  临走前,少女吩咐道府里男主人不在,为了保证府里的名声,要阿九好好呆在客房里不要随意走动,等明天一早休息好了就自行离开,他们也会将那两袋米收拾好放在他门口的。

  阿九自然说他明白,对这件府里的主人以及这位活泼的少女心生好感。好好地泡了一个热水澡,阿九舒舒服服的穿着一件奢侈的睡衣,这是少女为他准备的,躺在床上准备睡觉。就在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阿九被远处的动静给惊醒了。
  那声音好像千万只小手一般,牵扯着阿九的耳朵,让他大脑失神,无心睡眠。阿九只觉得声音离得很远,偏偏听得见,可听不清到底是什么。

  只是那种奇怪的韵味惹得他身体酥酥麻麻的,身体一阵火热。「奇怪?这是怎么了?」阿九抱起被子蒙住脑袋准备睡觉。『可那声音让他神经紧绷哪里睡得着。

  过了良久,那声音还没有停止的意思,阿九终于忍耐不住,直接起身穿好鞋子准备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他没有拿灯主要是担心惊扰主人睡觉,就借着雨后娇白的月光顺着声音一点一点摸索前进。终于,在宅邸最后边的卧室里发现了那声音。

  「啊……啊……烫啊……继续啊……加油……哦……」房间里传出的声音清晰可闻,阿九听得清楚那绝对不是之前那少女的声音。

  「莫非是这房子的女主人?」阿九小心翼翼,爬上窗户,悄悄地透过那窗户缝看清楚了里面的动静。这一下直接惹得他面红耳赤。

  只见房间里面搞出一个华丽的软榻上面,一个身姿婀娜,体态较好的美艳女子骑乘在一个浑身赤裸的男人身上,雪白的屁股一上一下,碰出白花花的浪波。突然,底下的男人无力的将双手伸出,隔着女人鲜红的肚兜盘上挺拔的高峰,随着一阵有气无力的呜咽,双手软软的落下,看起来还算强壮的身体肉眼可见的速度急剧消瘦,最终变成一具皮包骨头。

  而上边的美艳女人则面色红润,昏暗的烛光洒下,映照着娇嫩的肌肤。
  「啊!!!」阿九何曾见过如此恐怖的事情,男欢女爱的结果竟然是男子被女人吸的一干二净,这超出常理的事情让阿九只有一个想法。

  那就是他碰见妖怪了!

  阿九忙不迭的回头跑,可刚一转身就撞到一个人,阿九一瞧发现竟然是那个带他进来的少女,少女脸上带着阴险的笑容,没等阿九反映过来小手宛如闪电,已经封住了阿九的穴道。

  「砰!」的一声,阿九直接被扔进了房间。少女的力道不小,门口距离之前美艳女子交欢的地方足足十几米远,可这一摔正好将阿九摔倒了软塌前边。阿九总算看起了那美艳女子的真面目。

  这女子美得简直如同天上的仙女,举手投足如诗如画还带着深邃入骨的魅惑,一颦一笑沌然天成却有千万风情,一身冰肌玉肤魔鬼身材,在凌乱的肚兜的遮掩下显得是那么的诱惑,尤其是饱满的双峰,纤细的柳腰,浑圆的双臀,再配合一双毫无赘肉修长的雪白美腿以及足下一双淡粉色的真丝薄袜,简直将女性不该有的魅惑都发挥出来。

  女子带着一丝不满足的笑容以及幽怨的目光,盯着看呆了的阿九,让阿九直接沉沦下去,依然不省人事。

  女子看到自己一双媚眼迷昏了阿九,这才缓缓起身,看着下便走进来的少女说道:「你也真是的,还是这般粗鲁,当心嫁不出去哦。」

  「哼,只要有男人伺候着,本姑娘会稀罕嫁不嫁人?灵妖姐姐,你要清楚咋们可是妖魔,不是凡人,讲求的是潇洒自在,别拿那些烦人的规矩来束缚我好不?」少女翻了一个白眼不依道。

  叫灵妖的女子捂嘴一笑:「嘻嘻,娇月你还是这么我行我素。行了,今儿也算捕获了一个不小的猎物,看他长得这般迷人,气息雄浑,一定是处男之身才是。你我收拾一番,今晚好好享受一下才是啊。」

  「你还来啊?昨天你已经吃了三个,今天又吃了一个,怎么,还不觉得满足?」娇月打趣道。

  「哎呀,你知道姐姐胃口大,还不让姐姐吃饱,姐姐怎么会有你这么心狠的妹妹啊。」灵妖不依不饶扑上去和娇月纠缠在一起。

  两人嘻嘻哈哈,玩闹了一会,娇月才推开姐姐,走上前去。伸手摸了摸阿九的脸蛋,又留恋的摸遍他的前前后后,最后抓住阿九软软的龙根和下边的两颗肉球,慢慢的把玩一番。

  「这小子好结实啊,阳具粗长,阴囊饱满,好一个天赋异禀的家伙。」娇月不禁惊呼道。眼里不加掩饰的渴望,竟然惹得身子轻轻颤抖。

  「哟哟哟,看来妹妹今儿抓到的猎物本钱不小嘛,既然这样,妹妹更加不能独吞了。嘻嘻~ 」灵妖也走上去,亲了一口阿九的脸蛋,转身搓揉着妹妹娇月的双乳。

  「哼~ 」娇月白了姐姐一眼,一把提起阿九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海外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