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少妇小说

【新篇女装骑士依格 女装初夜】(02-05)【作者:yjh67757276】

07-19来源:加载中【字号:||
字数:1354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章勇气的挑战

  依格左耳银耳环,身着白衬衣,下穿黑皮裤,脚踏长靴,头发往后露出发际线梳成一条长辫藏于背后,腰背银亮宝剑,双眸英气勃发,站在街边引得众女子不断回头打望,好英俊帅气的少年。

  「大帅哥,久等了」戈雅从他身后拍了下肩膀。

  依格回身,面对少女,脸露喜悦,露出纯真的傻笑「哼……大美女,你也真够慢的」依格看来很是随和,一副阳光的样子,向戈雅行了个礼。

  二人一边逛街,一边说笑,戈雅面露微笑,看向一旁的依格「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她一根手指树在依格面前,依格在男人里面不算高大,但这个靴子好似高了点,这下站在将近1米7的戈雅身边高出一点点,俊男美女显得很是搭配。
  「什么好消息!」依格面露微笑,很是在意这个好消息。

  「我老爸同意我们两个的事了,还有他还说如果不介意的话,你直接般到我们那里住吧」戈雅十分兴奋地说出了这句话,而后又双目期待地看向面容白皙清秀的依格。

  依格听后顿了一下,面露出一种不喜之色,看起有点难堪犹豫。

  「怎么,不愿意?我们家再怎么也是大臣,虽然比不过皇宫豪华,但比起你那又丑又髒的骑士宿舍可是好上许多」见依格露出不愿意的表情,戈雅问了起来「难道……你……不喜欢我了」女孩又往另一个方向思考去。

  「不~ 不~ 不~ 」依格慌忙挥手否认,然后扣着后脑勺说道「我父亲病重,
他不能没有照顾,再说我们也只是交往,如果这样直接住进去,对你的名声不好吧」

  「这有什么」戈雅大大咧咧说道「把你父亲接到我们家就行了撒,名声什么的,我一个女人都不在乎,你一个大男人还较什么劲」戈雅看来很看得开,无论如何都想依格住进自己豪宅。

  依格当然不能接受,想着戈雅的父亲隆迦对自己的所作所为,立马起一身鸡皮疙瘩,如果在同一屋檐下,要是隆迦不规矩,做些奇怪的事,恰好被戈雅发现,那就用一百张嘴都说不清了「那个,我还是……觉得……不好……」依格吞吞吐吐说道。

  「别动!」戈雅突然盯着依格的脸惊叫了一下。

  「?怎么,我脸上有什么?」依格见戈雅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的脸,显得不好意思。

  戈雅丝毫没在乎路人,脑袋又凑近依格脸颊一寸,二人的两张脸只差一点一点就贴着了。面对戈雅天真浪漫的大眼,在如此不自然的距离,依格脸上染上红昏。

  「好漂亮……」戈雅看着依格的美颜痴迷地说道,她觉得依格很美丽,肤色暇白,犹如凝脂,五官精致,犹如雕琢,星辰一般的双眼中散出夜空般的美丽。
  「!」依格说到漂亮,紧绷了自己的神经,这样的词彙可不能形容一个男人「说什么啊,大小姐,老子这是帅」他抹了一下自己发际线,做出男人一般的耍帅动作。

  「……」戈雅一下沉默了,再托着自己下巴,围着依格一圈看了的起来「身材也很棒,骨架也合适,哇~ 感觉你穿上女装,比我漂亮十倍」戈雅调侃道。
  依格听到,身体震了一下。

  「啪啪啪啪……狗奴隶……挡我道……」

  「求求你……别打了……大小姐」

  一下皮鞭抽打的声音打破了二人世界,他们相继向声源看去。

  只见一位身穿华丽,穿着长靴的金发大小姐骑在白马上,用着手上长长的皮鞭抽打着地上摔倒的母子两。

  皮鞭再次举过金发小姐的头顶,又挥下强烈的一击,袭向可伶不做声的母子。
  突然皮鞭被一双白嫩的手给死死地抓住,依格就这样抓住皮鞭,挡在了母子两的面前,向金发大小姐目露凶狠的目光。

  「哪个想死的混蛋」金发小姐顺口说出,然后再看向依格的容颜,如此漂亮……不不,是好帅,一下她从傲慢的双眼变成了爱慕。

  依格嫉恶如仇,手掌一用力,把金发小姐直接从马上拽了下来,十分难堪地摔在了地上了。

  「你,我可是大将军……」金发小姐从黄土里抬起自己高傲的脸,只见依格那张标致美丽的脸庞凑了过来。

  「我管你是谁~ ,作恶就要受罚,有种来找我,我叫依格!」语气冷酷,十分男人味,非常帅气。

  瞬间把金发小姐眼睛看呆了,好像忘了自己是谁。

  警告过后依格站了起来,和戈雅恩爱地向着另外条路走去。

  「戈雅,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感觉有时候不像我自己」二人经过母子二人的事情后,又正常地边走边聊起来。

  「怎么不像自己,哪个时候」戈雅睁大眼睛问道。

  「怎么说了,比如穿不同的衣服,感觉自己变了个人一般」依格觉得自己男装和女装的时候感觉自己完全是两个人。

  「我想……」戈雅手指点了点自己额头「其实你一直是一个人,没有变,只是你在于你有没有勇气。」

  「勇气?」依格疑惑道。

  「就像刚才,你救母子二人那时候,明显那个傲慢的大小姐是个高官子弟,你无所畏惧,救了母子二人,我就觉得这样的才是你,帅气!」戈雅赞道「相反,如果你当时没有勇气,考虑太多,你也会觉得不像你自己吧。」

  「!!」感觉像是这样,自己因为父亲的病被骗穿了女装,然后越来越怪,不就是自己没有了勇气,不知道反抗,这才一味地妥协,造成那夜的后果,想想如果自己像男人一般反抗,可能自己就不会落得如此下场,是,我应该要有勇气,要反抗!

  「谢谢你~ ,戈雅,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一双性感无比的银色鱼唇高跟里套入一双香艳秀巧的美脚,高跟造价不菲,银亮耀眼,而里面那双被黑丝紧裹的秀脚更是漂亮,露出的鱼唇中,十根涂满艳红指甲油的脚趾,在黑色超薄的水晶丝里,被丝袜的加固线分切出来,脚趾与脚板一眼隔开,清晰分明,诱人清楚。

  再看那腿,瘦弱的小腿根据黄金比例与妖娆的大腿连了起来,配上纹有玫瑰图案的黑丝,勾勒出两条婀娜墨亮的玉柱,十二厘米的超高跟,更是变成一双绝色的大长腿,好想变成一条舌头从高脚跟处一直舔上大腿根。

  大腿根处的黑丝是花样蕾丝边,连着两根细细的黑带系上腰间的吊袜带,中间是一条性感无比的漏空三角蕾丝裤,蕾丝裤两边系着蝴蝶结,中间黑丝透视,两个白嫩的睾丸藏于其中,一条软弱无力的包皮小屌睡在其内,内裤太小,白屌像是呼之欲出的样子。

  再看看左右两条芊芊玉手,细长无比,又白嫩易折,十根葱指纤细修美,尖尖的指甲又被红艳的色彩涂得妖艳美丽,右手中指戴着一枚银亮的宝石戒指,与高跟鞋一个色调,很是耀眼,然后左腕处系着黑丝带扎起的蝴蝶结,性感之余还有着可爱感。

  身披一件中开的透视装,从美颈处一直到大腿跟,把鲜美凝脂的肉体藏于蕾丝之中,透视极高,只给白嫩肤色染上一点性感的朦胧,胸口两点鲜艳俏挺的红润乳头和藏于内裤的包茎白屌也是看得清清楚楚,好想隔着这样的衣服来舔着那身体的味道。

  骨感美丽的精致锁骨上是一条长细嫩滑的脖颈,托起了脸上那无与伦比的盛世美颜,脖子上套着一个黑色颈套,这样的装饰物把脖子都变得好看性感,想让人一亲芳泽。

  再瞧瞧,卷发如孔雀开屏般散开,嘴上粉光溢彩,晶莹剔透,长长睫毛之下画着一双淡粉色美丽的眼妆,从中勾勒出的夺魄大眼中,星空黑眸,透露一丝丝男子般的倔气,冷艳而美丽,而他就是白天那帅气美丽的依格。

  「将军!关于百战百胜的你是我一身崇拜的对象,我被骗了,才这样的。实际这样我很是厌恶,请将军为我做主,如果将军也只是像那般俗人一般看中我的美色,大不了就是鱼死网破」语气坚定,眼神坚毅,双手合拳拜向对面的人,他这样美丽性感的装扮用男子的语气说出,有一种别样的别扭感。

  他的对面,是位虎背熊腰的武人,身高近两米,高达威猛,脸上刀疤横立,甚是威严,他就是这个国家的大将军战鬼——盖尔,他只穿了一条四角裤坐在沙发上,面对着体长苗条的依格「骑士团!是要该清理下了,放心我会为了你做主。」
  「真得!」依格美亮的双眼里露出兴奋,看来真的是自己缺少勇气,才会变成这样。今天没吃药,他可是真得打算拼命的,没想到遇到的是刚正不阿的大将军,一向明理的盖尔听进去了他的话。

  「可是~ 」盖尔的口气变了,但同样很是威严「我不知道这样的你是不是出于自己的本意」

  「肯定不是!」依格坚定回答,迷嘴说出。

  「喝!那说不定」盖尔轻蔑说道「除非你能证明你的绝心。」

  依格低头思索盖尔话语的意思「怎么证明,要我拼命吗」依格问道。

  「不不不」盖尔慌忙摇头「你说你讨厌这样,也就是说讨厌被男人玩弄,反过来说,你对男人没有感觉是吧,这样,我帮你手淫,如果你射不出来的话,那就说明你说的话是真的,你讨厌这样。」

  「……」依格瞪大夜空般美丽的眼睛,上会隆迦是因为口交,舌头触感实在敏感,所以才硬起来的,现在一个强壮的男人用粗糙的手手淫自己那里,应该没有感觉吧。

  「但如果你射出来了,撒谎要有惩罚的」盖尔凌厉的眼睛中露出一丝邪恶的气息「你得为我口交」。

  「口交??」依格捏紧自己葱细的小手,粉亮的两片薄唇呼出一丝清气,闭上媚艳的双眼想了片刻「好吧,我接受这样的挑战。」

  盖尔面露喜色,大开褐色肌肤的大粗腿,露出一点沙发座位,然后向依格招了招手。

  依格咬了下自己的牙根,踏出银亮鱼唇的高跟声,嗒嗒地走向盖尔,苗条性感的酮体缩在近两米高的壮汉怀里,正面坐在了沙发。

  依格体香溢出,幽幽地传入盖尔的鼻腔内,迷醉的味道让盖尔闭眼享受,鼻子不自觉的凑向香体,先是触及到那头柔亮的长发,嘴巴尝着条条发丝,两条铁壁抬起,向一幅铁铐一般,慢慢并拢,紧紧抱住怀里的绝色美人。

             第三章失败的勇气

  「来人,把外面那个大镜子抬进来放在我面前」怀中绝色美人,但盖尔却向房外大吼了起来,没过多久,两个士兵抬着全身大框镜走了进来。

  依格美颜一惊,显得十分怕生,侧过自己的玲珑身段,紧闭长腿藏着自己的男性器官,俏脸靠在盖尔的肩膀,两只玉手抓着盖尔粗壮的手臂,怕自己的脸暴露给那两个士兵,他们可能还认识自己。

  依格羞涩的模样显得十分小鸟伊人,盖尔嘴角上扬,右手轻轻抚摸着依格柔亮的头发,如同男人在安慰一个柔弱女子一般。

  两个士兵把镜子抬到了盖尔的面前,突然两个一下都愣住,双眼都看得直直,将军怀里绝色俏娘,那叫一个诱人,虽然没看见正面,但那双魅惑的黑丝高跟大长腿,透视情趣的衣着,香艳性感的魔鬼身材,还有那冰晶玉骨的依人动作,二人唇角的唾液不自觉地流了下来。

  「看什么看,别吓着老子的美人,滚」盖尔吼了一声,他却并没有生气,相反脸上甚是愉悦,自己独享美人的感觉,甚是骄傲,他们看得越馋嘴,盖尔就越得意。

  将军一吼,士兵哪敢不从,当然灰溜溜地走了出去。

  关门过后,依格当然立马离开了肩膀,星辰媚眼责问地看着盖尔那一脸得意的脸「端这个进来干嘛??」。

  「怕你不承认自己」盖尔轻蔑淡写地说道,然后熊背靠上沙发,下身稍稍滑下一段「坐上我的身体上来」他向依格命令道。

  依格犹豫了片刻,再看看正前方镜中妖艳美丽的自己,咬下薄亮的嘴皮,翘臀一垫坐在了盖尔的裆部。

  盖尔胯下巨物抵着依格的白嫩翘臀,依格红昏已起,显得尴尬,盖尔下面早已梆硬,就算隔着内裤,他也感觉到内里面的膨热和长度,大将军也是想操身为男人的自己,这真是作为男性最大的悲哀。不行,自己一定要做好,要证明自己的勇气,肛交很痛,而且自己的尊严更遭践踏。

  两条美腿垂在空中,贴着盖尔的毛腿上,盖尔的腿上传来依格双腿丝滑的触感,盖尔身体一震,双臂抱住娇嫩的身躯。

  依格颤了一下,显得有些紧张。

  「好香……花海的香水吧,听说一般的人还用不上这香水,只有你这种绝色美人才能涂得上香气」盖尔鼻腔内吸入一阵幽香,玫瑰一般诱人,这种问道极为催情,对于男人而言,然后盖尔头索着香味,伸出舌头,舌尖惦着着依格的嫩肤,在依格的肩膀除留下水泽,依格皮肤光滑靓丽,染上水色透出晶莹「我们男人用不了花海的香水,因为我们太臭,但依格你为什么这么香了?」。

  依格肩膀感到舌头的触感,传来一点瘙痒,但自己对着小小的挑逗,还是很容易克制「我……这是天生的……再说,也没说男人不能用花海的香水……恩?」依格感到盖尔的舌头在顺着自己的锁骨,舔上了自己的美颈,亲吻起来,一直这样动着他的嘴爬着自己美颜,然后咬着俏耳上的耳坠「是嘛,这腿怎么回事,如此修长白滑」盖尔右手开始抚摸起依格的丝袜美腿,好生丝滑。

  依格看着自己镜子的状态,自己的腿怎么这么漂亮,笔直,诱人,叠在盖尔的毛腿上差别如此之大,就如女人跟男人一般,为什么会如此玉直,加上黑丝玫瑰,就成了一双对男人诱惑至极的践踏,黑丝?对,大概是黑丝和高跟的缘故「丝袜塑形显瘦……高跟站姿显高……啊……?」他无力地争辩着。

  「哦……」盖尔奸笑「那腰呢,你是蛇变得吗?」左手摸上依格的蛮腰,腰身细滑,手能摸出S幅度,加上无与伦比的肌肤,就是一条光滑性感的水蛇。
  「不,不是?……我因为经常锻炼,长不胖,才有这腰的」镜中,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这腰身居然还能拿着武器去比武「啊?……别……?捏……将军?」自己胸口传来一阵酥麻,粉色乳头,受到刺激,节节攀升,最终婷婷玉立,鲜粉动人,盖尔手当然不客气,双指向着粉头揉捏起来,给依格带来阵阵酥麻的快意,害他发出娇喘,轻抿亮唇。

  「你这个怎么这么可爱,跟我的丑噶哒一比,就不是一个性别的东西」盖尔说道,手头当然继续把玩依格的小可爱。

  依格侧过美颜,看了一下盖尔的胸口,强壮有力,但是乳头扁平灰黑,跟他那鲜红的粉乳,差别也太大了。

  「我……」想要争辩,但实事就是自己比女人还要漂亮,美丽的双眸微微垂下,显出让人怜爱的忧伤。

  「给我点你的唾液我尝尝」盖尔继续道,左手摸上依格的容颜,两根手指缓缓深入那张油光粉亮的双唇内,在那桃红色的嘴内,抚摸着那条红润的软舌,两指染上那香甜的口液,然后双指立在自己面前,看着上面温热的粘液,盖尔兴奋异常,像舔糖果一般,淫荡地吃光上面依格的口水「又香又甜」。

  依格媚颜看着盖尔如此享受着吃着自己的体液,他完全不知自己的口水还有味道,只是盖尔那番享受,然后又淫笑地看着自己时,身体不知怎么地开始有些发烫。

  「哟!我还没用立了,你的可爱东西怎么起来了」盖尔的右手攻向依格私处,摸入蕾丝内裤中时,两颗嫩白蛋蛋中间的那根包皮阴茎早早挺立,探出内裤。
  依格美颜垂下,双瞳羞涩,自己难堪到了极点「……」一眼不发地坐在盖尔怀中,发出冰山美人的气质,实际是因为自己地无能而感到害臊,刚说自己不喜欢这样,就这几下就把自己立了起来,看来也只是随便拨弄两下就会射出来。
  盖尔这下真是征服感十足,比自己打了打胜仗还要愉悦,他没有为依格直接手淫,右手收了回来,盖住握着依格葱细般的手背摸向自己那根挺立白嫩的阴茎「简单点,自己来吧」盖尔右手放开,缩了回去。

  依格脸上尽显娇涩,美丽傲慢,但又是那么的无奈,涂满艳红的指甲握向自己的阴茎,套弄起包皮,开始一上一下,速度一点点地提升,力度也一点点地加大,当然作为男人的快意也点点地催化。

  他看着镜中自己做着如此猥亵自慰动作,但自己实在太过美丽,原本男人的猥亵根本不存在,而是自己羞涩的美丽。

  「啊?……?」一瞬间,快意覆盖了自己的思想,让他放弃了勇气,在一个男人的怀中,同样身为男人的自己手淫出了一条白色的精液。

  「你输了,现在该轮到我享受了」盖尔得到了胜利的喜悦。

             第四章再一次的初血

  依格的星夜眼眸低视地看着耸立在自己面前的黑屌巨物,比迦叔还大,而且充斥着血筋,甚是吓人,美人眼里显出一点惊愕与羨慕,如母猫一般趴在盖尔裆下,穿着极其性感的衣着。

  「怎么?说话不算话」盖尔满是自豪地躺在豪华大床上,这个床可是特意为迎接依格而买的,足够柔软,足够大,满足任何动作,他双手抱头,嘴角浮现笑意,发出如同胜利一般的声音。

  「我……」冷艳的声音,又非常不甘心地咬下自己那薄薄的唇皮「我不……怎么会……弄疼了,别怪我……」撇过美颜,非常羞涩懊恼地说了出来。

  「没问题」盖尔越是兴奋,这种小美人的羞涩,简直是野兽的催化剂「我会教你,你是男人,应该更好了解男性舒服的地方吧,而且口交的时候,眼睛看着我,让我好好看着你的脸」那张盛气凌人的颜,为别人口交,肯定别有一番风味。
  男人!我这样算男人吗?干这么龌龊的事,依格心里恨着,于是抬起自己芊芊的玉手,五根白玉的手指摸向盖尔的屌物,好大,与自己刚刚手淫萎了的白条,完全不是一个次元东西。

  在那魅靓双眼地注视下,右手套弄下黑屌,那硬的就如同钢铁一般,微微垂下美颜,那张水嫩晶莹的粉唇慢慢与那番难看的龟头靠近,微起薄唇,上下两则唇皮盖住了龟头。

  恶心,一番难以忍受的异味感就好像从胃里翻了出来,让依格极为不适,相反,龟头除传来一阵暖意,好似住进暖烘烘的花房一般,还有一股股湿润润地粘合感,甚是惬意。

  花房里那条柔韧的小粉舌,一开始是极为羞涩,只敢一点点试探性的接触,然后一阵适应后,柔舌十分灵活地缠在龟头上,一下下地用柔软的触体,一点点地抹上自己口里香滑的粘液,从龟头处传来极致的享受。

  「~ 啊~ 」凯尔呻吟道,龟头一阵阵的滑触,让他不得不赞叹这位天才的口技,虽然有些生疏的齿感,但就是这样羞涩的第一次,才是最为舒爽的「的确是天才,一学就会,眼睛看着我,我要看看你的美丽」

  依格另外两只手轻撩起自己的秀发,自己那美艳的脸庞不会被遮挡,撩发的动作温柔熟练,女人味十足,然后粉唇离开龟头,两只星辰的眸子散着傲慢悔恨的冷气看向盖尔,小香舌吐出嘴巴,对着那屌物黑柱磨了起来,那双眼睛,看着,盯着,傲慢又极致美丽,盖尔好像能触感到妩媚一般,把自己送上星空。

  妖精,魔女,女神,魅魔,那看着自己而进行口交那天仙的颜,淫荡中夹杂着清纯,对视他的黑眸双眼,就好像听见一股极其激人的声音:来啊!征服我。
  盖尔闭上了眼睛,细细感受,那张妙唇正在舔着自己的睾丸,有时候用牙齿轻咬传出丝丝电麻,有时候允吸起来,自己的双蛋好像要被勾走了一样,一会儿,舌触从睾丸处节节攀升,像条泥鳅样,一点一点滑上屌物的顶端,龟头再次进入花房,这次更有快意,探入更深的地方,又吸又舔,十足地磨人暖和。

  「依格!」盖尔大吼了一下,瞬间瞪大了双眼依格惊了一下,被突然的大声,吓出一阵懦弱的受颜,没有在继续动作,难道是自己把将军弄疼了,不会吧,黑眸中显出一段莫名,犹如小鹿乱撞。

  「我要占有你!……」盖尔又接话到,起了身子扑向依格,如饿虎扑食。
  依格本体反应当然是逃,但身子骨刚转,两双铁手就抓住了那裸露光亮的肩膀,一下就把依格摁倒在了床上。

  眼前的人儿,晶莹的粉唇含苞待放,如魅如夜的双眼里散出惊恐的柔弱,而眼角处黑红的眼影妆,又向你绽出媚态,锁骨精致,骨感诱人,咽喉处紧张的浮动,那犹如纤柳般的蛮腰,那贫瘠红润的两颗红豆,一切的一切,逼得盖尔传出欲望的呼吸。

  「别,大人……求求你……我用嘴把你口出来,别……」是个男人都知道盖尔已经被下半身所支配,依格还没做任何准备,自己又要经历男性尊严的再次践踏,恐惧感悠然而升,双手撑在盖尔的胸口,无力地推着这个野兽。

  盖尔分开依格的两条黑丝美腿,黑屌对准依格那粉色的花蕾,一只手捏住那根美细的脖颈,下身突了上去。

  「别……不要……啊!!……」下身传来撕裂的疼痛,紧随是肛门强入的胀痛,这种特疼让依格不得已失声大叫,不仅是屈辱,而是真正实意的痛,比战场上受的伤,更加深入,更加激烈。

  混蛋索尔,派人给自己用了复原术,这可不是疗伤魔法,而是相当高等的时空魔法,就是复原到完好的时候,只要用复原术,处女都可以无限搞第一次,所以这一次也相当于依格的第一次。

  盖尔的强壮和年轻,那硬度和热度,跟迦叔已经衰老的东西不是一个等级,第一战将可不是吹的,这下依格可是切身体会。

  特紧,复原术果然不一般,盖尔再次尝到依格处女般的蜜穴,野蛮的强入,让其流出一段鲜红的初血,依格本来打算拼命的,没向迦叔那样做些准备,这下直接疼到骨髓里去了。

  「……呜……呜……」全身因为下体的疼痛失去力量,但因为是骑士,依格可不会这么简单昏过去,口里只能难忍的呜咽。

  「啊……好紧……果然我的大了啊」盖尔屌物已经突不进去了,肉壁夹得紧致,自我保护地阻挡着盖尔的进发「就这样,慢慢来」盖尔完全不像迦叔那样,屌物在血色里继续穿插,但节奏缓慢,好似一点一点开采前进「呜……呜……痛……别……啊」依格只能闭眼忍耐,发出疼痛难忍的呻吟,轻摇的脑袋,发出身体的抗拒。

  「依格,你是不是骑士,这点疼都忍不了了,睁开眼看着我」盖尔甚是贪婪,右手抓住那黑丝长腿的脚腕,把依格美丽的丝腿抓到自己嘴边,看着那弓起的香脚,盖尔脸触黑丝,让那只青叶般的脚丫尽情擦洗自己的大脸。自己下体还在持续前后动着,开发着那还未探深的菊穴。

  受到盖尔的挑衅,依格一段适应后,媚艳悄然睁开,双眸又明亮了起来,而见到地是盖尔淫荡地舔着自己的美脚,嘴巴贪婪着吃着黑丝下五根短小艳红的脚趾,骑士!将军!现在居然是这样的姿态在一起,他居然还问是不是骑士「啊?……唔……」依格又感到下体的屌物加快,力度增大,那张琉璃的亮唇中发出反应,激出性感的呻吟「疼……呜……轻点」

  一段时间后,依格好受了些,他突然找到一些前次的经验,让自己不怎么难受,他开始放松,欣赏着自己条高高抬起,被性感黑丝包裹的长腿,怎么这么细长是我的吗?

  下体流出淫水,拌着红血,稍微好动了,肉壁好似稍微开了小门,不怎么紧了,软了起来,黑屌又进了菊穴一寸,肉花有裂开了稍许,流了出来「啊……慢点?……啊……」依格声音发出反抗,但又多加了一份妩媚,原本紧绷的脸上舒畅了许多,呈现出美丽。

  「哼哼……」盖尔看着依格安静下来的美颜发出一丝冷笑,然后放下香脚,双手揽向依格那水蛇般的细腰「哟呵」盖尔一把抬起,把依格美丽的身子立了起来,坐于自己的跨上。

  「啊?……嗯?……」依格身子软软的,但还是这样上下持续抖动,不顾痛觉,跟盖尔的屌物用菊穴肉壁摩擦。

  「就是这样,依格,你是多么美丽,拥有此等绝世的容颜,任何男人都会为你痴狂,额……」盖尔望着依格夺魄的黑眸说道。

  「啊……?……我……美丽?……嗯」依格眼睛显出迷茫,两只玉手搂上盖尔的脖子,细细看看盖尔那享受的表情,莫名地居然有股征服感。

  「姐,你别这样,大哥在干着事」门外突然的声音把依格拉入了现实,突然一下大门看了,好像进来了一个人,听着高跟鞋的声音,是个女人。

  「大哥!!」遭了,这声音是早上那位金发大小姐的。

  金发小姐走了进来,见到盖尔跨上坐着一位身材极致美丽的女人,还在乐此不疲地持续干着,像是大哥叫的鸡,显出不屑「大哥,知道依格不」。

  「什么事?朵丽」盖尔没有任何异动,继续享受依格的美体。

  依格却是紧张万分,要是让傲慢地朵丽大小姐知道他大哥跨上之人就是自己,那这个世界他都不想呆下去,依格身子紧紧贴着盖尔,藏住自己的面容。

  「妹被他欺负,你把他调到你身边工作,我可要好好报复下」朵丽说这句话的时候,想到依格,脸上多出了红晕。

  「真是一个不错的注意,我也很看好那位天才」盖尔笑了,看着自己环中美丽的依格,淫笑着。

           女装骑士依格第五章美人塔

  依格原本白净的脸上弄了些胡渣,贴了双较粗的眉毛,铠甲穿得严实,把自己白皙的身体遮得密不透风,只有那美丽的脖颈能让人看见,头发扎成马尾,露出发际线,让原本乌黑茂林的头发看上去少了不少,他的脚上穿着高靴,跟是特制的,本来在男人中比较矮小的他也变得高挺。现在,依格的确英气,是个女人都想跟他上床。

  站在一扇金狮大门前,依格双腿并直站了数分钟,显得有些犹豫,「呼……」他闭上灵媚的眼睛,吸了口大气「没事,没事,光天化日之下」想后,依格推开大门,走了进去。

  里面,一身虎躯站在依格的面前,十分威严,那身背影在依格的眼里从尊敬变为了鄙夷「骑士依格,报道!」依格还是照常敬礼报告。

  那人就是盖尔,闻名远扬的帝国将军,盖尔听到依格的事,放下自己的工作,转过身来,刀疤脸看见依格相对瘦弱的躯体,饶有兴致的上下打量,那目光显然不是对一个男人用的。

  「挺帅气的嘛」盖尔语言调侃,几步走到依格跟前,粗大的手举了起来,摸向依格的螓首。

  依格身体触电,马上退了半步「将军,请你尊重点」依格低头说道,非常排斥盖尔的骚扰。

  「哟,昨天看你舒服的样子,还以为你找到乐子了」昨晚,最后时段,依格可爱异常,女人味十足,身子骨意外的非常配合,简直是神仙般的享受。

  「切……该死……」依格低头咬牙切齿,口里嘀咕了句髒话。

  现在又开始排斥,看来还需要调教「伤好些了吗,今天你好像拒绝了复原术,只做了一般的疗伤处理,不疼吧,这样着」盖尔说道,叉开了话题。

  疼,当然疼,依格能走过来都算是奇迹了,他忽然下体又有些刺痛,好似菊穴的伤口又裂开了,流出血迹。但他必须忍住,如果用复原术的话,以后每一次都这样难熬,谁受得了。

  看见依格的额头落下几滴热汗,盖尔新生怜香惜玉之情,实话,盖尔想在办公室玩下依格的,但这样男性的装着和男人的化妆,让他的兴致减了大半「这样吧,我安排你到艾菲尔那里,让他『教教』你」盖尔在桌上拿起调派文书,看起来是事先准备好的。

  一听到王国第一骑士的名字,依格双眼闪出金星,十分兴奋,一挥手,就把文书拿到了手上,仔仔细细地看了起来。

  「要好好的学啊,依格」盖尔见依格像小孩一般高兴起来,他嘴角扬起,散出一阵别有深意的笑容「我很看好你了哦」最好响起了盖尔的声音。

  依格走进了艾菲尔部队的白玉搂,要说这艾菲尔的要求特高,一般的骑士根本入不了他的眼,所以艾菲尔的近卫军队现在包括他自己只有两人,那另外一人肯定身高八尺,魁梧异常,单手屠龙的存在,一位能入艾菲尔法眼的人。

  「哈哈哈,你好,我叫妮妮……」迎接依格的是一位小孩,十五六岁左右,鲜绿的头发,因为增高靴的缘故,只抵依格的脖颈,相貌非常一般,看似也不像个强者,娃娃脸,笑得开朗,戴着大框眼镜,显得呆笨。

  「你是?」不会吧,这个小个子,就是艾菲尔大人看上的嘛。

  「妮妮~ 嘿嘿,别看我这样,我可是比你早几天加入这个骑士团的,你可要称呼我声前辈哦,嘿嘿」妮妮擦擦自己鼻子,稚气地说道。

  还真是,他就是第一个加入艾菲尔骑士团的,这么就这么……,哎,可能人不可貌相,他是个天才也不一定,自己不也是这么瘦弱,但比一般的大个子厉害许多。

  「呀,对了」妮妮好像想起了什么,指着楼房里梯阶说道「顺楼上去最里面的那个房间就是队长的房间,我现在要去押送一个刺杀国王未遂的犯人去见艾菲尔大人,拜拜」妮妮密密麻麻讲了一堆,然后完全不顾他人地向依格挥了挥手,逐渐离去。

  一个人押送刺杀国王的犯人,哇,这个人果然不一般,依格望着妮妮瘦小的背影想到。

  「骑士依格,报道!」依格站直了身子,双脚并拢,十分洪亮地说了出来、「进来~ 」里面的声音威严之中有一丝的悦耳。

  随后依格开门而入,办公桌前站着一位笔挺的人儿,他腰身纤细,婷婷玉立,皮肤犹如暖玉,更有一头璀璨靓丽的银发,光看背影,让人遐想飘飘,一定是位神仙般的美女骑士。

  依格左顾右盼,发现房间内只有一人「请问,小姐,艾菲尔队长在哪??」依格小心翼翼地问道。

  那人转过身来,一张倾世的容颜现在了依格黑亮的双瞳里,那双天峰上银白的眸子,射出一双冷凝动人的寒光,俏鼻下是那桃冰融化后鲜嫩的薄唇,嘴角一滴美人痣的点缀,更是动人性感。

  他就是艾菲尔,王国第一骑士,也是出了名的王国第一美人,让成千上万女人昏倒的存在。

  依格定眼一看,一下慌了神,马上敬起礼来「对不起……队长」真是糗大了,居然把自己的偶像看成女人了。

  艾菲尔表情不屑,踏着银靴缓慢地走了上来,没一会就站到了依格面前。
  好漂亮,好帅气,又好冷酷啊,这是依格近距离面对艾菲尔的感受。

  艾菲尔目光犹如冰刀,锋利而又透彻,他看着依格,上下打量了一番,又转了一圈,好漂亮,这是艾菲尔对于依格的第一感觉「你知道来这里,你是干什么的吗?」

  「保护国王,为皇帝献出鲜血」依格又大声说道。

  「……」艾菲尔俊冷的脸上显出藐视的眼神「幼稚!」艾菲尔葱细的手指划着依格水嫩的脸颊。

  难道艾菲尔那是像将军,大臣一样的人,但是依格面对艾菲尔的挑逗,他并没有像前两个那样的排斥,反而内心还涌起一丝的期待,实在没法,实话,艾菲尔是他见过最漂亮的人儿。

  「救命啊,艾菲尔大人」门外想起了妮妮的声音。

  艾菲尔和依格一下警觉起来,闻声而出,只见妮妮被一个衣衫褴褛的女囚挟持,他苍白嫩瘦的双手上虽戴着镣铐,却完全压制妮妮,右手掐住妮妮的喉咙,女囚头发淡粉色,很鲜明可爱,绯色的双瞳里透出一股狠劲。

  「小姐,别这样,有话慢慢说」依格缓缓靠近,双手示意他不要乱动。
  「呸……妈的,你他妈才是小姐,老子是男人」女囚,不,是男囚,他情绪有点激动,出口也许多髒话。

  「男人……,呵呵,挟持孩子算什么男人,有种跟我单挑」依格听到对方是个男人,态度一下变了,自己的傲气也现了出来。

  「雅德……原来就是你,假扮女人把国王迷得神魂颠倒的刺客」艾菲尔嘴里说出男囚的信息。

  「哼~ ·妈的,差一点点~ 就差一点点,要不是那个盖尔,我日……」雅德很不服气,掐的妮妮都喘不过气来。

  「好吧,你挟持一个孩子也没用,他也帮助不了你逃出去,这样吧,就像我傍边这位说得一样,你跟他单挑,如果你赢了,我们帮你逃出去」艾菲尔相当冷静,稳住雅德的情绪。

  「你以为骗小孩吗」雅德一点也不信。

  「作为个骑士,承诺就是生命,现在的情况就是你不信也得信,因为能把你送出城的就只有我们」艾菲尔语气缓和,令人有种折服感。

  雅德冷静地想了想,然后看向依格,娘娘腔一个,肯定不是受过专业训练我的对手「不公平,他穿盔甲,我戴镣铐」

  「依格~ !」艾菲尔向依格发出命令。

  「是」依格开始脱下自己的盔甲。

  「自己解开吧」而后艾菲尔丢向雅德钥匙,雅德十分娴熟地接下了钥匙,警觉性地放开了妮妮,然后解开自己的镣铐。活动活动自己手脚。

  没有沉重的装扮,依格看着更是娇弱迷人,身高还矮了一截。

  这下雅德嘴角更是洋洋得意,自信膨胀。

  然而十分钟后,依格压着雅德的被,反手扣死他的肩膀把他制服得服服帖帖。
  「乌龟王八蛋,你这娘娘呛咋就这么厉害了」雅德身体被制服,但看起来嘴巴是没有服气「哼……我娘?比不上把国王迷倒的你」依格不服气的反嘲讽了一句,劲使得越来越大。

  「疼疼疼……」痛得雅德嗷嗷直叫。

  「松手把,他是我们的同命人」艾菲尔拍了拍肩膀,海蓝的瞳孔里闪烁出无奈。

  「同命人?」依格对这个词感到疑惑感到疑惑。

  白玉楼,又被叫做,分为三层,一楼大厅,是豪华的舞台设计,容得下百余人同时观看玩耍,从此之外,还有赌博娱乐的桌子,T型台横跨全场,能让一个人的魅力能够自然绽放。

  二楼为多个房间,有豪华的公主房,古典的雅房,还有可怕的刑房,监狱,他们私人房间也在这层,房间布置偏女人味,一点没有骑士的庄严感,衣橱内漂亮的衣物琳琅满目,然而全都是艳丽无比,材质极佳的女装。

  三楼为浴室,设计完全都在用金子专修似的,简直奢侈到极点,浴池大如泳池,让人广阔舒畅无比。

  没错,白玉楼就是供达官贵人消费的场所,而他们四个就是用来被玩弄享受的绝色美人。

  「什么!!」依格双手拍桌,不敢相信这听到的一切「我们是骑士,不是妓女!!」

  「丫的,你们国家也太变态了,居然喜欢玩男人」雅德也做出一脸厌恶的表情,吐了吐那鲜润的舌头。

  「雅德,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的失败,你的族人已经被全部抓了起来,只要一声令下,人头落地也是瞬间的事」艾菲尔眼睛瞄向雅德。

  雅德嚣张的气焰立马压了下去,变得担心害怕起来「我……我……会去救他们」他咬着自己的薄唇说道。

  「依格,你父亲想想救?或者说你想想保护你小时候的玩伴与你的村子」艾菲尔又瞟向依格。

  「我……」依格也想接下话,但开不了口,因为自己已经妥协了。

  「我们是一样,都被他们抓住了致命的把柄,违命的结果可不单单只是死这么简单,更多地会牵扯到自己身边的人,你们能救他们的方法……」艾菲尔呼出一丝惋惜的冷气「就是在这里卑贱地活下去」。

  「妈的,开什么玩笑,老子是男人,我还要结婚生子的!」雅德大叫,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现实。

  依格也是头一次同意雅德的话,两人心有灵犀地点了下头「尊严,作为男人的尊严,作为骑士的骄傲」依格说这句话底气显得不足,有点违心。

  「这里是秘密,如果你表现好点,可能给你更多的自由,他们可不管你们的私生活,只是想得是我们美妙的肉体」艾菲尔看向雅德,双手抱腹「一点也不会妨碍你结婚生子。」

  然后艾菲尔又转向依格「尊严是什么,女人还会失去一些东西,作为男人的我们,避孕都不用,我们失掉的什么?尊严?别幼稚了,活下才是现实,因为活下去,我们才能救他们」

  一点也无法反驳,四人都开始沉默了。

  「那个」站在一旁的妮妮终于发话了「我们是不是就只是服侍几位大人洗澡睡觉吗?」妮妮咧了咧小嘴,显得没什么大惊小怪「嘻嘻,妮妮当过仆人,知道怎么打点家务,很简单的,我一个人洗衣做饭都可以」妮妮有点得意地笑了笑。
  三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妮妮,这小家伙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天真得可怕。
  突然,一封信鸽飞到窗口,艾菲尔取下脚旁的那份小信封,打开后,用那双银亮眸子看了起来「妮妮,翡翠蕾丝透视礼服,公主鞋,白丝……三人」艾菲尔轻声念到。

  「依格,你有经验……」艾菲尔朝着依格说道。

  「啊……」依格听到有经验,脸上莫名出现害臊的红昏。

  「带妮妮去准备下,你也准备下,在一旁指导下妮妮」艾菲尔表情一直沉着冷静,没有什么喜色的表现,这让依格觉得艾菲尔十分冷淡,甚至到冷酷的地步。
  「切」依格不服气,但还是靠近妮妮,请推向他走向化妆区。

  「好……,第一个是我,哈哈,作为前辈要露一手了」妮妮十分开朗,在他潜意识里还以为只是打扫,整理床铺这些事

 ===============================================================

  这篇主要剧情,精彩的肉戏在后面,除依格外,三个男人,你们更想看谁的!!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3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海外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